じ☆ve格格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某时某刻突然觉得自己没有朋友

〖个人翻译〗Mr.Jones·4

注意:
※cp米英
※有语句不通,错误等问题,真是抱歉了
第三章传送点

Chapter 4: 阿尔和亚蒂

亚瑟叹了口气,用手穿过头发以表怒意。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表达他的心情,他无法理解这种错误——他的上司一直在找他解决问题,因为销售额和财务不符, 看起来这家公司正在亏损 亚瑟无论如何都不想再面对他了。

一阵敲门声从他的门响起,他微微一瞥看见弗朗西斯站在那,双臂交叉着。 "怎么了?"

"已经快4:45了,chère(亲爱的)," 他回答道,然后走进办公室"彼得的家长会不是在5:15吗?"

亚瑟瞥了一眼桌子上的闹钟,眼睛逐渐放大,"操,青蛙,你为什么不早点说清楚!?" 他追赶时间,匆忙的把文件塞进他的包里抓起他的外套,然后耸耸肩。"珍妮·玛丽是今天还是明天?"

"今天,但是是在6:30。" 弗朗西斯答道,随着亚瑟走出办公室。 "彼得在休息室,我们今晚见。"

亚瑟抖抖肩,前往休息室寻找他的儿子。那个男孩在桌子底下弓着身子, 在泡沫垫上准备用蜡笔涂鸦"彼得,过来,宝宝。" 亚瑟握住他的手 把视线全部放在他的身上。 "我们不得不快一点——我完全把时间忘了。"

"好的,爸爸。"彼得回应他,然后他背上书包跳到亚瑟旁边。"但是琼斯老师不会介意的。"

亚瑟哼声。 "是的 但是我介意"他对儿子微微一笑。 "这关乎我的原则问题。"

彼得只是点头, 然后他们停在他们的座位上。亚瑟的办公室距离学校开车需要20分钟,但是如果用尽最极限的速度,只需要15分钟——嗯,没有人会知道的。

他们手牵手走进学校,太阳适时的落下刚刚接近地平线。亚瑟带着彼得领先在前跑过去,走到他的教室后,他整理好自己的衬衫,试图梳平自己的头发 他望向教室,看见阿尔弗雷德正笑着和一对夫妻交谈,他们的孩子正好奇的窥视他们。亚瑟勾起嘴角站在门口看着老师,他又注视起他的儿子,彼得正在走廊上玩闹。

那对夫妻又站了5分钟,阿尔弗雷德握住父亲的手然后他们走到门口。他们分开后彼此小小礼节性的挥挥手,然后阿尔弗雷德走到亚瑟身边,他加深他的笑容。"亚蒂!我一直想见你!"

亚瑟轻轻一笑,逃避似的藏起他持续的该死的羞愧,他绕过年轻的老师"来吧,宝宝!"

彼得在走廊停止拖步,他用脚跟跑回来。"嘿,琼斯老师!" 他喊道,对阿尔弗雷德微笑。 "你和我爸爸聊天的时候,我可不可以搭乐高积木?"

"可以啊,小男子汉。" 阿尔弗雷德大声的笑着揉乱他的头发,然后随着亚瑟和彼得走进房间。"不过你玩完要好好的放回去喔" 

"耶!" 亚瑟看见彼得快速的跑到房间的另一侧,拿起他的小桶跟着阿尔弗雷德坐在椅子上,而阿尔弗雷德的椅子则是在旁边。阿尔弗雷德扑通一声坐下,他用手撑住下巴,手掌藏于里面。

阿尔弗雷德冲彼得的方向咧嘴笑道。 "我不知道亚蒂你是如何管理他的。"他轻柔的说道,蓝色的眼睛聚焦于金色头发外的弯曲建筑 "他像个小球一样活泼。"

亚瑟轻轻一笑。 "这取决于我们两个。" 他发表自己的意见,然后看着彼得。"他绝对会遇见一些棘手的事,但是他从不会因此烦恼。"他停顿了一下,咬住下嘴唇看向阿尔弗雷德。"他是否……他是不是很不求上进?"

阿尔弗雷德回望他,温柔笑道。 "不,他在班里大概是个很冷静的孩子。" 他公认的说道,倾斜了一下身子。 "所有人都十分爱戴他,他拥有十分优秀的领导潜能——我至今还没有从别的孩子身上看到。"他的眼神充满温柔。"他很聪明,等他再大一点的时候,他可以在任何场合分散其他人的注意力,他拥有着大量奇艺和魅力。其他人都会爱戴他。"

亚瑟放松他的肩膀,他笑着。"我很高兴。" 他说道。 "我很害怕他是个孤独的人,就像我一样。" 他自嘲了一下。 "我是一个安静的小孩,就像你看到的一样,我从来不认为交朋友是那样容易——直到现在也是,但是他做的比我顺手多了。"

阿尔弗雷德戏弄似的假笑。"像个老头一样也是从你出生直到现在喽,呃?"

亚瑟转转眼珠。"我看你也是个没长大的小鬼。" 但至少他会咧嘴微笑。

老师只是耸耸肩,又向前倾身。"我怎么说的?我发自内心就是个小孩。"

他呼出一口气,双臂交叉,又倒回自己的椅子上,在此期间他看着彼得又还以阿尔弗雷德一个微笑。 "我看也是。"

阿尔弗雷德眨眨眼。"但是你喜欢这样。"

他无法以威严回答, 反而迅速低下脑袋再一次藏住他通红的脸。但是这对于他高速鼓动的心脏没有任何帮助,反而激起了强烈的悸动。

持续了片刻的沉默,房间里仅有彼得搭建乐高积木的咔哒声。亚瑟看向他的儿子,尽量不去享受他所知道的那种温暖的感觉。

他瞥了一眼表,亚瑟意识到时间到了,于是他站起来。 "好吧,我很高兴知道了彼得做什么都很棒。" 他冲阿尔弗雷德笑笑,然后他站到彼得身边。 "起来吧,宝宝。我们需要让琼斯老师开其他人的会议了。"

彼得撇撇嘴拆除他的城堡,丢下玩具慢慢的跟着亚瑟走到门口,阿尔弗雷德走到他身边。"他是个才华横溢的孩子,亚蒂。"他加深他的微笑。"我想这取决于他的爸爸。"

亚瑟仅仅只是自嘲的转转眼珠,在内心感受着对方的夸赞,他领着彼得走到门口,小男孩领先在前走出他们的教室。"当然他可以的,他绝对不会比不过他自己的笨蛋叔叔的。" (叔叔指弗朗西斯)

阿尔弗雷德大笑,摸了下脖子。 "所以,呃,亚蒂。我只是很疑惑。"

"怎么了,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撅起嘴唇,害羞的看向亚瑟,他急忙的蹦出几个单词。"呃,好吧,我只是稍微有点喜欢你——喜欢,马蒂不会停止嘲弄我的,快点——我只是想说你也喜欢我,因为你总是对我脸红,我觉得你很可爱,而且彼得也暗示过这些事情——他才6岁却对这些事十分敏锐,但是他是对的——我不知道我们会站多久所以你喜欢,呃,周末一起去吃晚餐吗?如果你不是很忙的话?"

亚瑟眨眨眼,他完全解除了戒备。晚饭? 和阿尔弗雷德?他在内心自嘲了一下自己——所有地方 ,所以他要妥协吗?——他动摇了自己的想法。该死的,为什么不呢?"喔——喔嗯,我不是很忙。" 他结结巴巴的说道, 他再次咒骂自己的脸红"是——是的,晚餐听起来很棒,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令人夺目的笑容快令他消融了。他清清嗓子对上阿尔弗雷德的眼睛时,阿尔弗雷德又回了一个微笑。 "还有,是的,我也是有一点喜欢你。"

他并没有意料到他会受到一个意外的拥抱,阿尔弗雷德的胳膊紧紧抱住他然后抱着他转圈,但是亚瑟没有阻止,实际上,他十分享受。

"太好了,亚蒂!喔,先生,因为你承认了所以我实在是太兴奋了,我现在一定像是一个傻瓜一样,但是这是今天最棒的一天!" 阿尔弗雷德几乎要跳起来了。 "好吧,周六如何?我七点的时候接你如何?"

亚瑟点点头,试图让阿尔弗雷德不要再那样热情的大笑了。"听起来不错,我会期待的。" 他再一次整理好自己的衬衫,然后走出教室。 "周六见,阿尔。"

阿尔弗雷德挥挥手,他笑的更加大声了。"再见,亚蒂!"

亚瑟笑着走到车里,他控制住自己叹气,然后继续满足于刚才的那件事。 彼得眯起眼镜注视着他,但是亚瑟无视了他儿子疑惑的眼神,他强烈控制住自己不得体的和孩子气的傻笑。

"弗朗西斯叔叔欠我十美元。" 彼得出乎意料的了解他,他交叉起自己的胳膊放在胸前,嘴上笑着眼睛满意的望着窗户上亚瑟的神情。

在一条小巧的路上他眯起眼睛看着他的儿子 "他为什么欠你钱?"

"因为他赌输了。"

那个青蛙都给他儿子灌输了一些什么东西?亚瑟想知道这会不会对他的儿子有什么不好的影响。"什么赌?"

"我赌他十美元,琼斯老师今晚会不会问你,因为他说他真的很想问你。" 彼得事不关己的解释道—— 他知道他处于麻烦之中了。是的——放松。"而他不觉得他会问的,至少得再等一周。"

亚瑟很困惑的感到有些生气,真的。 "你要怎么要回你的钱,万一你弄错了呢?" 因为真的,彼得怎么知道的这件事?阿尔弗雷德是对的:彼得仅仅只有6岁却十分聪明。

亚瑟只责怪自己。好吧,他还责怪他的兄弟,但是他们并不聪明,所以是的,这全部取决于他。

彼得轻蔑的哼了一声, 像是生气了似的。 "你。" 很明显就是那样。

亚瑟开着车沉默了片刻,他摇摇头把车停到车道的停车场。彼得跳下车,亚瑟跟着他的儿子进了他们的家。"阿尔是对的——你真是一个淘气的小鬼,宝宝。" 他感到温暖,或是,骄傲。  

彼得只是故作天真的回答他。"'阿尔'?这是你给他的昵称?就像是他叫你'亚蒂'一样?"

亚瑟瞪了他一眼,他感到窘迫。"我们要赶紧去吃晚饭了。" 他有些任性的不高兴起来。老实说,谁才是小孩子?彼得无疑不像是那样。"我们得八点和他见面吃晚饭。"

彼得笑着的在卫生间前面绕圈。"阿尔和亚蒂,坐在树旁边~" 他奚落道。"接·吻~"

亚瑟倒在沙发上,用手捂住脸抱怨呻吟。

弗朗西斯表示想死。

—tbc—

翻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翻着翻着就突然在一起了???我还以为是欧美那边友情的表达,但是发现好像并不是那样?总之我记得这篇文一共只有六章来着,快要完结的脚步越来越近了( •̀∀•́ )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