じ☆ve格格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某时某刻突然觉得自己没有朋友

〖个人翻译〗Mr.Jones·7(尾声)

注意:
※cp米英
※这题目是要我怎么翻啦!!柯克兰-琼斯先生和柯克兰-琼斯先生?
第六章传送点

Chapter 7: Mr. and Mr. Kirkland-Jones

正文:

阿尔弗雷德一生中没有这么紧张过,包括他求婚的那晚。他站在户外展厅的前面,凝视着等待仪式正式开始的客人们。

这是一个小型婚礼,宾客名单还不到二十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朋友和同事——阿尔弗雷德的基尔伯特,还有非常愿意提供音乐的基尔的搭档罗德里赫,伊丽莎白,伊万和耀,因为阿尔弗雷德太害怕了,不得不邀请他最喜欢的共/产/党/员(真的,他很喜欢这些家伙,有时),还有亚瑟最亲密的熟人卢卡斯、路德维希(阿尔弗雷德甚至不相信他和基尔有亲戚关系),还有罗维诺,和其他重要的人Mathias、费利西亚诺(阿尔弗雷德并不惊讶罗维诺和他是兄弟),还有安东尼奥,当然还有家人:亚瑟的三个哥哥阿利斯泰尔、詹姆斯和迪伦,他们在一个月前乘飞机过来(坦白地说,他们是阿尔弗雷德见过的最有趣的人),弗朗西斯、珍妮-玛丽和马修。

哦,当然还有彼得。阿尔弗雷德微笑的看着那个小个子跑来跑去,和他一年左右没见过的叔叔们一起大笑,总得来说就在事情开始前自寻烦恼。

“你要吐了吗?”马修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阿尔弗雷德听到了他的笑声。

阿尔弗雷德哼了一声。“如果我这样做,我一定会瞄准你的,你这个混蛋。”马修嘲笑他,他怒气冲冲。“当你必须清理我昨晚吃的东西时,你就不会笑了!”

马修怀疑地看了他一眼。“阿尔,如果你吐在我身上的话,你才是清理那个人。”他对着自己的兄弟温柔的摇摇头,然后抱住他。“你很好。我也不担心你需要再吃一次晚餐了。”

阿尔弗雷德哼了一声但还是抱住了他。“啊,我好紧张,matt!当我向他求婚的时候,我甚至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一切都将很完美,阿尔。”马修笑着看着他,望着靛蓝色眼睛闪闪发光的弟弟,抚平了他夹克的翻领,那是弗朗西斯定制的深黑色不含绒的夹克,他的蓝领带使他眼睛里流露出漩涡般的蔚蓝。他的头发像平时一样被顺服了,在凉爽的春日下午的微风中,呆毛在摇曳。“没什么可担心的。”

“你说起来容易,”阿尔弗雷德喃喃自语,但他不禁笑了笑,兄弟的安慰使他的神经放松了些。“当你站在这里的时候,看你还这么说吗。”

马修转转眼睛。“我想我们都知道我快要取代亚瑟了,”他又恢复了微笑。

厚颜无耻的混蛋。阿尔弗雷德嗤之以鼻最后又释然了,一提到他,心里就想到了他即将成为丈夫的样子。“你觉得亚蒂紧张吗,Matt?”

马修耸耸肩,望着他们即将要举行招待会的大楼,亚瑟一开始就在那里等着他的指示。“我肯定他也是这样,阿尔。”

马修不知道自己有多正确;亚瑟在伊丽莎白为了检查自己的外表而放置的镜子面前踱来踱去,一想到将要发生的事情,他非常忐忑不安。

哦,天哪,他要结婚了。阿尔弗雷德是他一生中最爱的人也是他遇到过的最讨厌的仅次于弗兰西斯的人。他深吸一口气,双手紧握在前面,忘了让自己冷静下来,以便集中精力不去弄乱领带或领子什么的。

如果这是个错误怎么办?如果他和阿尔弗雷德根本没有互相了解,或者他们不再想要了怎么办?他不能让彼得经受住这件事的影响!哦,这是个坏主意,他们应该——

“你想在地上穿个洞吗?亲爱的?”

弗朗西斯的声音使亚瑟吓了一跳,他紧盯着地板的目光,现在正看着向他走来的金发法国人。“闭嘴,青蛙,”他悲痛欲绝地还击,强迫自己屹立不动。“我只是——”他打断了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你太夸张了”弗朗西斯责骂着,把手放在亚瑟的肩膀上。“我可以从你的脑袋中看出:你在想这是否是正确的做法。”

“但是如果不是这样呢,弗朗西斯?”亚瑟禁不住担心。“如果——”

“你爱他吗,亚瑟?”弗朗西斯打断了他,对着镜子锐利地看着他。

“全心全意(With all my heart),”亚瑟无意识回答道,毫无防备的,毫不犹豫的,他笑了。“全心全意的,”他温柔地重复着。

弗朗西斯松开肩膀,转过身来,脸上露出微笑。“这才是最重要的,亲爱的。你不必担心其他事情。”他指着门。“他在外面等着你,就像你一样陷入爱恋和紧张,一切都将会很完美。”

亚瑟告诉自己,他以后会强烈地否认这一点,于是他走上前去,紧紧地抱住他最好的朋友,同时感受到他回抱住自己。“谢谢你,弗朗西斯。感谢你做的一切”他向后退一步,尴尬的咳嗽几声。“刚才什么也没发生,我们再也不要提了。说好了?”

弗朗西斯得意的笑笑。“说好了。”

当他们转过身去,门快速打开,伊丽莎白闯了进来。她把头发梳成宽松的高髻,栗色的卷须微微地垂在脸上,别着一朵花作为装饰。她的裙子是可爱的浅粉色,漂亮的披在她周围,但不足以引起人们对她作为仪式上唯一的女人的关注。她微笑着走上前去拥抱住亚瑟。

“哦,你看起来真帅!”她低声说,然后转过身回头看他。亚瑟可以看到她忍住的眼泪,他能感觉到自己也要忍不住哭了。“你和阿尔弗雷德是有史以来最可爱的一对!我很高兴我幸运的认识了彼得——当阿尔弗雷德谈起你和那个“小家伙”时,我听到过很多各种关于你的甜言蜜语!”

亚瑟听到这番赞扬,感觉脸颊开始泛红。“谢谢你,伊丽莎白。彼得非常喜欢你的课。”

她笑了。“哦,我知道!亚瑟,他是个了不起的孩子。我真是嫉妒你是怎么做到的,我自己的孩子都不像他那么规矩!”

弗朗西斯和亚瑟都哼了一声,共同看了一眼。“如果你考虑这么做,我几乎不敢想象会有多糟,”亚瑟笑着说。

“他们是恶魔,我告诉你。”她听起来很骄傲,亚瑟也为他儿子感到自豪。“但对他们来说已经足够了。差不多是时候了!”

突然,亚瑟的神经恢复了,他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清除他的思绪。“好的。可以了。”

弗朗西斯的胳膊突然挽住他。“你没问题的,亚瑟。想想阿尔弗雷德。他在外面等着你,所以把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好吗?”

亚瑟点点头,把注意力集中站到在“祭坛”上的在等待的那个人身上,他等待着亚瑟,穿着燕尾服,笑容无疑是明亮而灿烂的。伊丽莎白跑了出来,弗朗西斯领着亚瑟到门口,等待着指示,亚瑟的心因为不同的原因而狂跳。

就是现在。

阿尔弗雷德和马修的谈话断断续续的沉默下来,Pachelbel's Canon in D(※歌名)的轻柔音符从钢琴响起,一直延伸到他所处的高台边上。马修退后一步,作为阿尔弗雷德的伴郎,微笑的看着阿尔弗雷德出现在接待大厅门口和其他客人。

亚瑟坚决反对弗朗西斯提出的穿裙子的建议(老实说,他不是女人,这才是关系的重点),相反,他选择了一件白色的燕尾服来保持“新娘穿白色”的传统。(毕竟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是走过道的人(※结婚仪式上新娘和父亲走过通道,父亲把新娘交给新郎…所以亚瑟是走通道的新娘))。翻领是绸缎做的,在阳光下闪耀着就像彩虹一样。他的鞋子也是白色的,擦得发亮,他的衬衫被熨烫得很完美,没有褶皱。他身上唯一的颜色就是那条与他的眼睛相配的祖母绿领带,上面有一个闪闪发亮的蓝宝石胸针拉着它,和阿尔弗雷德领带上的祖母绿胸针相配。

阿尔弗雷德的笑容可以与太阳相提并论,他高兴地仰望着他的亚蒂,他优雅地沿着过道走向音乐,手臂穿过弗朗西斯,正如亚瑟所要求的郑重的地走下去。他的兄弟们已经热情地同意了,他们三个都愿意做伴郎,阿尔弗雷德注意到了他们的眼睛和自己的眼睛里无声的泪水。

彼得高兴地走在他们前面,站在珍妮-玛丽的旁边,作为花童她小心翼翼的把玫瑰花瓣扔出,而彼得则拿着盒子,上面放着他们的戒指,仿佛是一件珍贵的珍宝。

亚瑟对阿尔弗雷德微笑时,他感觉他的心要跳出胸膛,他站在那儿,用最温暖的微笑和最明亮的眼睛注视着他,他费劲力气没有冲上前去。他幸福的都已经感受不到来自弗朗西斯胳膊的压力了,这使他觉得自己比很久之前轻松多了,他想要笑。

经过漫长的漫步,他们终于走到一起了。当亚瑟把手伸进阿尔弗雷德的手中时,钢琴的最后音符逐渐消失,感觉他的神经放松了,他的心温暖了他,当他看着蓝色的眼睛发现自己回归了自我,一种平静的感觉冲刷着他。他紧握阿尔弗雷德的手,阿尔弗雷德也回握住他,他微笑了。他们转过身面对牧师,带着父亲的爱向他们微笑。

“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见证这两个人在神圣婚姻关系中的联合。按照他们俩的要求,我们会保持这种简短和甜蜜。”大家笑的时候,他也笑了,亚瑟忍不住对着阿尔弗雷德咧嘴一笑,因为他们彼此凝视着对方。

“你们准备好各自的誓言了吗?”他问,他们点点头,神父向阿尔弗雷德示意。“接下来是你的回合,小伙子。”

阿尔弗雷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里忐忑不安的对着他的亚蒂笑了笑。

“亚瑟,我以前说过,直到我死的那一天我都会说:你是我的整个世界,我无法表达我有多么爱你,我爱着你,直到永远。你让我成为了世上最幸福的人,你让我成为更好的人,给我成为更好的人的意志,我不知道在你之前我是如何做到的。”亚瑟屏住呼吸,眼泪自然落下。“我爱你,亚蒂,只要你能拥有我,我保证我会为了你——为了彼得——陪伴着你们。”

神父转过身来示意他说出自己的誓言时,亚瑟可以听到客人们微弱的呼吸声。他深吸一口气,微笑着望着阿尔弗雷德的眼睛,那双眼睛迷住了他,紧紧地控制他,总是带着爱和温暖的眼光看着他。

“有人告诉我,我可以不假思索地说出一个短语,但自从遇见你以来,我发现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沉默寡言,阿尔弗雷德。你让我喘不过气来,我感觉我能完成任何事,知道你总是在这里,和我在一起,为我加油。”阿尔弗雷德紧紧握住他的手,亚瑟感到另一滴眼泪从他的脸上滚落下来。“你不知道你对我和彼得来说意味着什么,阿尔弗雷德。我从来没有想到我会如此幸运,我无论如何也没法放弃它。你是我的一切,我爱你胜过我所说的一切,所以我希望能够在你允许的情况下尽可能多的尝试。”

神父点点头,他自己的眼睛变得模糊,亚瑟努力抑制自己不跑到阿尔弗雷德身边,其余的仪式都去死吧。他的心在耳边嗡嗡作响,他高兴得快要爆发了。

“现在,戒指。”幸运的是,他们要求举行一个简短的仪式,因此神父立即示意彼得向前走,当亚瑟和阿尔弗雷德抓住戒指时,亚瑟朝他微笑,男孩的眼睛充满了喜悦。

神父转向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握住亚瑟的手,把戒指推到他的左手无名指上。“阿尔弗雷德·弗雷德里克·琼斯,你愿意把这个人当作你合法结婚的丈夫,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不论疾病和健康,不论贫穷和富贵,直至死亡将你们分开?”

“我愿意。”阿尔弗雷德的微笑令人眩目。

转向亚瑟,亚瑟接收指示,把另一枚戒指滑到阿尔弗雷德的左手无名指上,看见金戒指带在晒黑的手上亚瑟感觉肩上的负担消失了。“亚瑟·詹姆斯·柯克兰,你愿意把这个人当作你合法结婚的丈夫,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不论疾病和健康,不论贫穷或富贵,直至死亡将你们分开?”

亚瑟抬起头望着阿尔弗雷德的眼睛,他对生活中的某些事情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肯定过。“我愿意。”

神父又笑了。“带着这个戒指和你的誓言,并根据赋予我的权力,我现在宣布你和柯克兰-琼斯先生成为夫妻。“他看着阿尔弗雷德,对亚瑟眨眨眼略微倾斜了一下。“你现在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阿尔弗雷德笑了笑,亚瑟摇着头,双手举到阿尔弗雷德的脸上。“混蛋,”当阿尔弗雷德的嘴唇碰到他的嘴唇时,他低声说,客人们爆发出欢呼和鼓掌,他们产生了一种完整和完满的感觉。客人们被忽视了,亚瑟将注意力集中在他的新丈夫和他自己,他们分享着在接吻中的激情,他们陶醉于知道这是一件永恒的事情。

最后他们分开了,转身对着客人微笑。他们走出来时,每个人都哭着笑着,彼得在中间牵着他们的双手,把他们拉到接待大厅。太阳依旧高高挂在天空中,微风依然凉爽宜人,他们都在吃饭,跳舞,喝酒。

阿尔弗雷德和亚瑟切开蛋糕,把东西涂到对方脸上,笑着舔了舔手指和脸颊上的糖霜,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和朋友一起跳舞,随着欢乐的继续着,夕阳的光芒渐渐褪去。

夜幕降临,阿尔弗雷德和亚瑟以新婚夫妇的身份跳起了他们的第一支慢舞,交换舞伴,和每个人聊天,然后被引到门口,一辆豪华轿车等着送他们去机场度蜜月,他们两都不知道在哪里。因为弗朗西斯和马修都计划好了这一切,这是个惊喜。

彼得一直陪着他们走到门口,他紧握着亚瑟的手,脸上挂着笑容。亚瑟跪在他身边,把他紧紧搂在怀里。“哦,我会想你的,宝贝,”他说完,把脸埋在儿子的头发里。

“我也是,爸爸,”彼得同意了,往后一退看向爸爸。“玩得开心点,好吗?”

“当然,宝贝。”亚瑟疲倦地微笑着,向彼得的太阳穴亲了一下。“你会在马修和弗朗西斯的面前乖乖的,对吧?”

“哼,”彼得悲叹,对他笑了笑。“我一定在早晨把他的洗发水都搬走。”

亚瑟咧嘴笑了。“这才是我的孩子。”他站起来,跟彼得走到向马修道别的阿尔弗雷德面前。“你好,亲爱的。”

“嘿,甜心。”阿尔弗雷德拽着亚瑟就亲一口,然后放开手,对彼得弯下腰。“嘿,小家伙。你也会想念我的吧?”

彼得用力点点头。“是的!但是你要和爸爸一起好好玩,好吗?我会没事的。”

阿尔弗雷德用手揉揉彼得的头发。“当然!英雄们要关心别人,所以我需要你照顾好马蒂,好吗?确保他不会惹上麻烦。”

彼得笑了。“好的!”他停顿了一下,然后搂着阿尔弗雷德的肩膀,阿尔弗雷德立刻回来拥抱他。“爱你,爸爸。”

亚瑟看到阿尔弗雷德的眼睛,温柔地微笑着,阿尔弗雷德咧嘴笑了起来。“我也爱你,小家伙。再过几个星期我们就回来了。”

彼得抽泣一下,点了点头,向后一退,给了亚瑟一个拥抱。“爱你。”

“一直都爱,宝贝。”亚瑟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头。“我们很快就会见到你。”

彼得又点了点头,阿尔弗雷德拉着亚瑟的手,领着他走出大楼,夜幕中走向豪华轿车里,他们的客人们又欢呼起来,在他们走向车子的路上向他们扔rice(※ross rice:西方结婚的传统,大概就是在空中扔亮片啊,彩带啊,之类的,国内有整泡泡机的,现场全是泡泡。)。他们向他们挥手示意,当他们看到彼得在马修和弗朗西斯旁边时,他们放松了下来,并进入圆滑的车内,告诉司机履行他的职责。

他们出发时,亚瑟滑到阿尔弗雷德旁边,把脸埋在丈夫的脖子里,双臂紧紧地搂着他。他感觉到阿尔弗雷德的手臂环绕着他的腰部然后来回抚摸他的背部,他心满意足地嗯了一声。过了一会儿,亚瑟低下头看着他的手,抓住阿尔弗雷德的手,看着他们的戒指——金戒指和亚瑟的钛做的订婚戒指——一起闪闪发光。

“琼斯先生和柯克兰-琼斯先生,”亚瑟沉思着,抬头望着丈夫,嘴角露出微笑。“我喜欢(like)。”

阿尔弗雷德笑了笑,点了点头,俯身压在嘴唇上。他永远不会习惯,但是:“我喜欢(love)。”

这是正式的。

琼斯先生是亚瑟最喜欢的老师。

—END—

倒数第二句话说“这是正式的”——It was official,我记得隔壁国设结婚那篇开头是,“他们在酒店举行了一个极其不正式的婚礼”,正式也是official,人设和国设真的很奇妙www,这篇依旧找的外援大阎来翻的,非常感谢!
以上,关于琼斯老师的文章已经全部翻译完了,感谢大家的观看!!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