じ☆ve格格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某时某刻突然觉得自己没有朋友

〖个人翻译〗Mr.Jones·6

注意:
※cp米英
第五章传送点

Chapter 6: 柯克兰-琼斯

亚瑟整理好自己的衣领在卫生间的镜子里评价了一番自己的形象。 这套西装是深黑色的,熨烫裁剪得非常合身。他的衬衫是淡淡的橄榄绿色,祖母绿样的领带更加陪衬了他漂亮的眼睛。

亚瑟对此感到高兴,用手梳理他狂野的头发,他不想烦恼于试图驯服它们——那是一场在战争开始前就输掉的战斗,他从水槽柜台上抓起上面的金表,把冰冷的金属紧缚在手腕上,然后他走进自己的房间,走向鞋子滑进皮革 他从床头柜拿起自己的钱包和钥匙,然后他走到楼下打开前门,当他儿子跑进来时,他笑着跪下来给予他一个拥抱。

"嘿,爸爸!"

亚瑟轻轻一笑。"晚上好,宝宝。在学校过的怎么样?"

彼得离开走到厨房前面的桌子上,从书包里拿出他的作业。"海德薇丽老师在今天最后一节课带着我们看了电影。"

"那一定很有趣。" 亚瑟一边发表自己的意见,一边从冰箱里拿出小吃给彼得。"所以,你很喜欢她吗?"

这是彼得上一年级的第二个星期,亚瑟不得不再次看着彼得适应新的老师和新的同学。 尽管如此他还是那样活泼,所以亚瑟并不太担心。

男孩耸了耸肩,冷笑着把五三放到自己身边,亚瑟忍不住笑了,因为他儿子对作业的憎恨蔓延到他的脸上。"她很好。" 他回答道,朝着他的父亲咧嘴一笑,笑的比亚瑟还要傻气,虽然他本应如此。 "但是她不像阿尔弗雷德那样酷,他是最棒的!"

"我很高兴你这么想,小伙子。"  当他提起老师——他的男朋友的时候,亚瑟脸上忍不住浮现出笑容;亚瑟喜欢前面的那个词(※由于英文和中文的语序不一样,前面最后一个词指“男朋友”)——他走进厨房,把书包挂在自己的胳膊上。他坐到他们旁边,大笑着弄乱彼得的头发,直到男孩试图拍开他的手。"你自己也很棒啊。"

亚瑟匆忙的踮起脚尖在他的男朋友的脸上落下一个柔软的吻。"早上好,亲爱的。" 他打招呼。 "今晚准备的怎么样?"

阿尔弗雷德爽朗的笑笑,在亚瑟的唇角回吻"还好,宝贝。首先我得换掉我的衬衫。" 他眨眨眼然后转身,走上楼梯来到客房,阿尔弗雷德想要过夜时,亚瑟就把换洗的衣服放在那里。
亚瑟回到他为彼得做的三明治前,切了一些面包片,把他们摆成一盘放到金发男孩的面前,然后准备从冰箱里拿果汁盒给他。过了一会阿尔弗雷德回到楼下,那件熨烫好的蓝色衬衫映衬着他的眼睛,他的夹克被甩在肩上。

"准备好了吗!"

亚瑟点点头,仓促的倾身在彼得的脑袋上亲了一下。"好了,宝宝。弗朗西斯随时都在这,你有任何事都可以给我们打电话。"

"好的,爸爸。" 彼得说着快速的给予了一个拥抱。"晚上玩的开心!"他看起来很紧张,好像他知道一些亚瑟所不知道的事情一样。"我爱你!"

亚瑟耸耸肩。 "我也爱你,宝宝!做个好孩子!"他跟着阿尔弗雷德走到门口,然后从衣架上拿走外套穿上,挽着阿尔弗雷德的胳膊走向老师的车里,然后来了另一个人挡在了车道上。

弗朗西斯走过来冲他们挥挥手,珍妮·玛丽跟着他走到门口。"祝们你有个美好的一晚,chère(亲爱的)。"他说完眨眨眼。

"下地狱吧!"亚瑟亲切的回敬他然后挪到乘客席,阿尔弗雷德用方向盘同样的驾着车开走了。

去餐馆的路上很安静,阿尔弗雷德对着收音机里的歌曲哼着歌,亚瑟和他交缠着手指,到了地方不情愿的放开来。他抓住美国人伸出的胳膊推门而进,当他们进来时,感叹着食物的温暖和香味扑面而来。他们坐在私人区附近的一张两人小桌旁,远离喧闹的家庭,坐在窗边,俯瞰着餐馆所在的湖边。

在整个晚餐过程中,亚瑟的笑容都是明亮而柔和的;他从来没有像和阿尔弗雷德在一起时那样感到幸福过,阿尔弗雷德是如此的可爱迷人,他不知道他是如何设法把他全部交给自己的。当然,他不值得为了谁变得一直天真无邪的,但无论怎样他都不会放弃他的。阿尔弗雷德总是朝气蓬勃的,微笑着好像他拥有了世界和天堂,自从阿尔弗雷德约他出去差不多一年以来,亚瑟心中还是忐忑不安的。

他永远不会承认他一点也不介意呢。

吃晚餐是一件愉快的事,食物做得恰到好处,酒在舌头上也很顺滑。亚瑟通常对这件事不太在意,直到他遇到了Merlot(Merlot:一种红酒)(然而,他拒绝承认弗朗西斯在他的学习中所起的作用)。阿尔弗雷德兴奋得在座位上颤抖,亚瑟忍不住嘲笑他那可爱的男朋友,因为他们吃得津津有味,谈话也很轻松。

然而,亚瑟不知道阿尔弗雷德兴奋的原因,这比任何事情都更令人期待。阿尔弗雷德露出令人信服的笑容,他利用这个笑容来防止腿疯狂地跳动,就像他紧张的时候一样。他每晃动一次,都能感觉到口袋里的东西拉紧了裤子的面料,当他为自己准备好的时候,他的心在捶胸顿足。

阿尔弗雷德决定等他们吃完甜点再说,好像要确定如果亚瑟拒绝他会不会吐出来——但他不会;他会答应的,阿尔弗雷德也不想再为此担心了。他从来没有像他和亚蒂在一起那样开心过,他很确定亚瑟也有同样的感受。没有必要惊慌。

这并不能阻止他在吃完饭后把手擦到裤子上,巧克力蛋糕很丰盛,阿尔弗雷德坐的端端正正着吃剩下的食物,然后试图不会因呼吸过快而缺氧昏倒。亚瑟温柔地笑着,阿尔弗雷德集中在男朋友脸颊上轻盈的泛红和他那可爱的笑声中以使自己平静下来。当他把手伸进口袋,掏出那只黑色的天鹅绒戒指盒子时,脸上洋溢着爱意和爱慕之情。

是时候了。

亚瑟坐在椅子上,满意地叹了口气。“这很可爱,”他轻轻的低语,用温柔的目光凝视着他年轻的美国男友。“谢谢你,阿尔弗雷德。”

“一切都为了你,亚蒂,”阿尔弗雷德回答说,伸手去拿口袋里的东西。“今晚我也玩得很开心。事实上,我还有一件小东西给你。”他用鼻子深吸了一口气,亚瑟好奇地看着他从座位上站起来,绕过桌子向亚瑟走来。

当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跪在身旁时,他的心脏几乎停跳了一下,他可以感觉到餐厅里其他人的眼睛盯着他们,当阿尔弗雷德握住他的手,手指交缠在一起,他们安静的低语变得更加柔和。“阿…阿尔弗雷德……”

当他抬起头来看着亚瑟时,他的微笑很羞怯,亚瑟感到他的心又在颤抖。“这是一个令人惊奇的一年,亚蒂,”他的拇指将光滑的圆放在亚瑟手中。“我无法表达我有多高兴彼得被安排在我的班上——我们真的要感谢这个孩子,对吧?”

亚瑟紧握住阿尔弗雷德的手,嘴唇抽搐忍不住咯咯的笑。

阿尔弗雷德接着说。“虽然看起来很俗气,但你走进我的教室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你就是那个人了。你用你老头子的魅力把我打倒了——”亚瑟揍他;阿尔弗雷德笑了笑“——还有你的眼睛——天啊,你的眼睛是我最喜欢你的地方之一,亚蒂。我只是知道你看着我的那一刻我就已经迷失其中了。”

亚瑟感觉到他的脸颊和耳朵温度上升,但他无法离开在他面前跪下的人。“阿尔……”

“你就是我的一切,亚蒂(You're my everything, Artie.)。”阿尔弗雷德的眼睛在餐厅的昏暗光线下闪闪发光,蓝色虹膜就像是蓝宝石一样。“我爱你,我也爱彼得,我愿意付出一切去陪伴在你的身边,看着你抚养的那个人成为一个男人。”

亚瑟眼里含着泪水,看着阿尔弗雷德举起另一只手,放开一直打开的小盒子,露出里面的金属箍带。它不厚也不薄,细腻的镶嵌着一颗翡翠。非常漂亮,亚瑟的喉咙里充斥了感情。阿尔弗雷德吸引住他的眼睛,把盒子轻轻地放在亚瑟的手上,用他的大手小心地握着。

“亚瑟·詹姆斯·柯克兰,脾气暴躁的老人,十足的书呆子,慈爱的父亲,还是我的整个世界,”亚瑟屏住呼吸,“你能允许我和你结婚,享受这最令人惊奇,最美妙的荣誉吗?”

亚瑟笑了一下,伸出手抚摸阿尔弗雷德的脸,捧起他的下巴。“那次演讲之后,我怎么能说不呢?”他的眼泪从他的脸上流下来,声音有些哽咽。“我当然愿意。”

当亚瑟把阿尔弗雷德拉了起来的时候,房间里爆发出祝贺的欢呼声,他们的嘴唇在温柔的亲吻中触碰,亚瑟的胳膊立刻找到了作为男朋友在阿尔弗雷德脖子上的位置——不,是未婚夫——把他抱起来绕着他转,即使非常欣喜若狂也要小心桌子。亚瑟小心翼翼地把他放下,微笑着把他拉回来,不愿离开他所爱的人,因为阿尔弗雷德也掉下了眼泪,他看着阿尔弗雷德从盒子里取出戒指,虔诚地把戒指套到他的手指上,金属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太完美了,阿尔弗雷德,”他温柔地说,手里捧着未婚夫的脸,一次又一次吻着他。

阿尔弗雷德轻声笑了笑,用同样的热情回报每一个吻。“你值得这一切(或者你值得拥有更多:You deserve nothing less, Artie.),亚蒂。是彼得帮我挑的。”

亚瑟皱着眉毛微微向后。“哦,是吗?”

阿尔弗雷德俯下身去吻他的额头。“当然了!他甚至告诉我你会成为柯克兰·琼斯,因为你永远不会成为琼斯先生。”他的笑容真是厚颜无耻。

亚瑟又打了他一下,但是向前探了探身子,把头靠在阿尔弗雷德的胸口上,当他们走出餐馆得到了更多的祝福。“他也告诉过你这个了吗?”

“是的。”阿尔弗雷德微笑着把亚瑟带进车门里。“古灵精怪的小鬼,是吧?”

“嗯,”亚瑟笑了,等着他的新未婚妻——他更喜欢这么叫——发动车子,把车开向高速公路上,然后抓住他的手紧握住,相扣他们的手指,把头靠在阿尔弗雷德的肩膀上。“他是这样的,但他是正确的。”

“当然是,”阿尔弗雷德同意,握紧他的手,对他微笑。“柯克兰·琼斯只有这个戒指,你知道吗?”

亚瑟手指上的钛带在过往的路灯下再次闪烁。“对。没错。”

彼得确实是有史以来最聪明的孩子。

—tbc—

这回我直接请了外援大阎,我翻的实在是太差劲了,真的好一阵子都没有碰过英语了,自己也好无奈(:3▓▒

评论(6)

热度(6)